古寺奇松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古寺奇松

    初去青岩寺,还是在十年前的早春。那时庙宇亭台尚未修复,榛莽蓬蒿掩藏着残垣断壁,虽感景象荒凉,却无人工雕琢之弊。洪荒造化的童贞完好地存留在千峰万壑间,自然景物足以令人神往。于是,那漫山遍野的奇松,云压虬枝,涛生伞盖,便相继摄我心魄,唤我登临。 

    进得山来,跨石桥,穿溪涧,便有一对青松在道两旁相对而立。松高十数米,干可合围。山里人相告,这对松树是数百年前一对恋人所栽,以未生生世世相依相爱之情,故名“恋人松”。我斜倚石畔,细细端详,一株挺拔苍朴如男性之刚劲,一株秀逸娉婷似女性之温柔。枝叶于云中交结而生,犹如携手揽腕。“恋人松,’经历了若许年风霜雨雪,依旧苍翠葱笼,生机盎然。“树犹如此,人何以堪”。想那对夫妇历尽人生磨难,也早已化为松下之土,然而那纯真之爱却随青松长留于天地之间。感叹之余,曾赋诗云:俪影亭亭造化功,深情款款意融融。霜欺雪压年年恨,未易冰心一寸衷”。过往诸君于松下徘徊之时,若能情有所思,心有所悟,便不负此松之情意了。


    古寺下院座落群峰环抱之中,院门处地势颇高,一株古松亭亭而立。权杆间伸出一长柯。浑如绿臂,在招手迎人。俗称“迎客松”看来造物有情,草木犹知以礼相待,人世间却多有横眉怒目以待者,若受此松迎迓,当生愧色。伫立下院南望,一座山峰如屏似障遮住半壁蓝天,山顶有一株姿态婆娑的孤松,形同月中桂树,人称“报时松”。每当正午时分,松影不偏不倚恰好投入寺院水井中,古寺僧人便以此记时。现在寺院璧悬石英钟,僧人手缠电子表,“报时松”已完成了它历史的使命,但它依然令我想象饥肠辘辘的小和尚,守候在水井旁,等待松影投入井rp的情景。陵夷谷转,沧桑变幻,在古松禅院之间,也可以听到历史惊人的脚步声啊!
     待收得情思,回首向北面的上寺院眺望,见数百米高的青岩绝顶上,一株巨型古松昂首云天而立,气势磅礴。古松于云烟缭绕之中若隐若现。“神松”这个名字,想来是取“神龙见尾不见首”的意思吧。为一见真龙,我沿石径向上院攀去。一路间,奇松迓客,迄逦可见。“龙爪松”如蛟龙飞舞,为我助兴; “碧伞松”似云罗伞盖为我遮阴;“云崖松”向我微微点首,“美人松”对我含情脉脉……盘旋过“九道弯”,山路越发陡峭,石级相叠,高指云霄,一似泰岱之雄险。正值热汗淋漓之际,几株无名古松分布于路旁,小憩松下,只听得松风谡谡,凉气袭人,霎时心情气爽,疲惫顿消。因想,若于松问石璧题刻“坐听松风”四个大字,则倍增情趣也。
     穿云破雾,寻到“神松”之下,我不胜惊叹。啊!好大的一株奇松,树干须三人方可合围,浓阴覆地可达一亩。枝如鹤骨,干似龙鳞,阅尽沧桑,历披冰雪,身上犹存雷电之伤痕,根底尚见柞榆之忌妒,然而一派浩然之气,依旧苍苍映日,凛凛生风。抚着那粗壮的枝干,听着那沉雄的涛声,我望气心降了。
    回转上院内,石壁边有一株松细似碗口,却高侔崖顶,邑人告之名“追山松”,知其枝叶奔阳光而生的缘故。细而能高,也算奇特。但看那纤纤的树干,萧疏的枝叶,为争一点阳光而拚命拔高,便难有喜欢之意。邑人又指点,出山门向西,有一株卧龙松,甚为奇异,不可不赏。我随之穿过荆莽棚夹的小路,果然在云崖之下,杂水丛中 ,一株苍松如老龙一样盘卧在泥土上,树干被樵失牧童所践踏,已经鳞剥甲落,然而那苍郁的枝头依然昂起,傲对_云天,一种敬仰之情油然而生。我不禁吟起清代诗人杨增荦咏卧龙松的诗句:“秦时耻受大夫封,老向深山作卧龙。天半须髯常带雨,佛前心事只闻钟……”我忽然似有感悟,春风得意,落拓篷蒿,岂止人间有别,看看追山松高拔的细干,再看看卧龙松委地的雄躯,便足供沉思矣。

联系我们

大连青岩旅行社有限公司

地 址:大连市沙河口区长江路727号

祈福热线:0411-88215741 13109841401

传 真:0411-39739545

诸佛节日表

 九月 初九  神仙登高(步步登高,九九十成)
十九  观音菩萨出家日
三十  药师佛圣诞
 十月 初十  十不全圣诞
 十一月 十七  阿弥陀佛圣诞
 十二月 初八   释迦牟尼成道
除夕  拜“歪脖老母”,接财神,请吉祥,除厄运,吉星高照,鸿运当头。